中医学的文化自觉
因为曾经做过几年中医,贵校邀我做一报告。我很荣幸,也有些不安,毕竟近二十年不做中医本行了,怕讲不好。我不妨先提出些问题,供大家批评讨论。今天,我将尝试借用已故社会学及文化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提出的“文化